阮籍与《酒狂》 – 国学网

阮籍与《酒狂》

  阮籍,字嗣宗,陈留尉氏人也。父瑀,魏丞相掾,知名于世。籍容貌瑰杰,志气宏放,傲然独得,任性不羁,而喜怒不形于色。或闭户视书,累月不出。或登临山水,经日忘归。博览群籍,尤好《庄》《老》。嗜酒能啸,善弹琴。当其得意,忽忘形骸。时人多谓之痴,惟族兄文业每叹服之,以为胜已,由是咸共称异。

  籍尝随叔父至东郡,兖州刺史王昶请与相见,终日不开一言,自以不能测。太尉蒋济闻其有隽才而辟之,籍诣都亭奏记曰“伏惟明公以含一之德,据上台之位,英豪翘首,俊贤抗足。开府之日,人人自以为掾属。辟书始下,而下走为首。昔子夏在于西河之上,而文侯拥篲。邹子处于黍谷之阴,而昭王陪乘。夫布衣韦带之士,孤居特立,王公大人所以礼下之者,为道存也。今籍无邹、卜之道,而有其陋,猥见采择,无以称当。方将耕于东皋之阳,输黍稷之馀税。负薪疲病,足力不强,补吏之召,非所克堪。乞回谬恩,以光清举”初,济恐籍不至,得记欣然。遣卒迎之,而籍已去,济大怒。于是乡亲共喻之,乃就吏。后谢病归。复为尚书郎,少时,又以病免。及曹爽辅政,召为参军。籍因以疾辞,屏于田里。岁馀而爽诛,时人服其远识。宣帝为太傅,命籍为从事中郎。及帝崩,复为景帝大司马从事中郎。高贵乡公即位,封关内侯,徙散骑常侍。

——摘自“国学宝典”/唐·房玄龄等《晋书》卷四十九·列传第十九

  阮籍是建安七子之一阮瑀之子,风流倜傥。在阮籍生活的时代,时局多变。司马氏与曹魏集团争权夺利,斗争残酷。阮籍处于高压政治状态下,内心愤懑却难以言表,只能在诗文上用自然象征或游仙暗示。他不愿受世俗礼教束缚,行为佯狂放诞。阮籍曾说:“孔孟礼教,与我何干?”真名士者自风流,真正的性情中人,才能如此超凡脱俗。

  《酒狂》以醉酒为主题,极力表现了醉后的狂态,真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,尽在不言中。阮籍创作《酒狂》这首题材奇特的乐曲,并非玩世不恭,而是包含了相当复杂而深刻的社会生活内容。“托兴于酒”,表达了阮籍有济世之心,而无用武之地真实想法。

  当朝者司马昭见阮籍嗜酒如命,整日酩酊大醉,虽然拿不住他的把柄,可总也于心不甘。一次,以假托联姻的方式,派人向阮籍提亲,要阮籍将女儿嫁给自己的儿子。阮籍内心极不情愿,可也不敢拒绝。只好狂饮数坛美酒,酣醉六十余日不省人事。提亲之事,由此作罢。

  《酒狂》这首琴曲表现了阮籍醉酒之后迷离恍惚、步履蹒跚的状态。起伏跌宕的旋律,正反映出乱世文人的消极避世、酗酒佯狂的悲愤。乐句表现了主人公在重重压制下,欲进不能、步步受阻的烦闷心情。旋律的发展明显向上行进非常艰难,好不容易到达高处,随即又继以下行,生动地表现了作者对自己的理想虽有所向往和追求,但是无情的现实却又总是令人失望的现实状态。

  

Comments are closed.